中共首次发布政治建设文件 警惕低级红高级黑

2019-02-28 20:05:07
贵州省《黔西南日报》等效仿毛时代的文宣手法起到了“高级黑”的相反效果(图源:《黔西南日报》版面截图)

北京时间2月27日,中国官媒发布了一份中共关于“加强党的政治建设的意见”,成为中共在政治建设方面的首个文件。这份文件以尖锐的措辞披露了中共党内存在的诸多问题,十分罕见。

上述文件显示,中共已承认党内曾出现的五大问题。其中包括所谓的偏离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方向,以不同形式存在的“高级黑”,部分团体组织将所谓的政治和业务割裂,防范政治风险意识薄弱,存在利益集团攫取政治权力的现象。

该文件指出,中共党内存在的政治问题还没有得到根本解决,一些党组织和党员干部忽视政治、淡化政治、不讲政治的问题还比较突出,有的甚至存在偏离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方向的严重问题。这意味着,中共内部仍然存在与高层不一致的声音。

“低级红”“高级黑”“两面人”

上述文件表示,“坚决防止和纠正一切偏离‘两个维护’的错误言行,不得搞任何形式的‘低级红’、‘高级黑’,决不允许对党中央阳奉阴违做两面人、搞两面派、搞‘伪忠诚’。”

“低级红”、“高级黑”,这些措辞除了被外界广泛报道外,出现在中国官方的报道中十分罕见。中共政法委微信公众号长安剑曾于2018年11月20日就马拉松“递国旗”事件称,这是典型的低级红高级黑,更是对爱国主义的亵渎。

而“两面派”则是中共对部分落马官员的特定称谓。根据《中共纪律处分条例》定义就是,“对党不忠诚不老实,表里不一,阳奉阴违,欺上瞒下”,即是“搞两面派,做两面人”。中共网信办原主任鲁炜落马时,就被定性为“对党中央极端不忠诚”的“典型的‘两面人’”。

对于“高级黑”,还要从中共十九大后的“习思想”写入党章说起,当时中国各地蜂拥建立了“习思想”研究中心,急于吹捧意味明显,甚至遭受舆论反弹,不断引发“高级黑”事件。

比如,贵州地方党媒《黔西南日报》先后于2017年11月10日和14日,两度在涉及习近平的报道中,对其冠以“伟大领袖习近平总书记”的称谓,由于让人联想到“文革”年代对毛泽东个人崇拜的疯狂,引发巨大争议。之后,这种“过火”做法遭到叫停。

2018年中共建党97周年期间,中国官媒陆续推出的梁家河研究项目亦充斥在中国社会的各个角落,因遭到舆论反弹后被定性为“高级黑”,后遭到紧急叫停。

利益集团攫取政治权力“山头主义”

文件指出,坚决防止党内形成利益集团攫取政治权力、改变党的性质,坚决防止山头主义和宗派主义危害党的团结、破坏党的集中统一。

利益集团攫取政治权力”,这种表述程度可见之严重,已经超过党内矛盾的范围。其实,这种表述最早由2017年11月已卸任中纪委书记职务的王岐山提出。

王岐山当时通过在中共中央机关报《人民日报》撰文指,“政治腐败是最大的腐败,中共要对妄图窃取党和国家权力的利益集团提高警惕”。

就“山头主义”而言,最早表述出现在中共第六巡视组组长王正福向河北省反馈巡视情况时。“山头主义”存在的根源在于权力监督制约体系不完善,尤其是人事权缺乏制约监督机制。

回顾中国以往案例可以看到,凡是落马的高级别官员,总是伴随着一个“圈子”的破灭,“山头主义”与“圈子文化”同官员的堕落常常伴生出现,与经济犯罪一道构成腐败的一体两面。诸如郭伯雄、徐才厚、周永康、令计划、白恩培、周本顺等人,莫不如此。

总而言之,从这份文件的设立可以看出,中共对于“党的政治建设”已经上升到首位。

从十九大首次提出,到2018年3月对中央和国家机关进行大规模改革与重构,再到集体学习告诫政治局成员“讲政治”,及至中央和国家机关工委召开推进会,督促各部委、各机关加强政治建设,再到今次正式文件的制定,其中明显可见一条脉络贯穿始终。

有分析认为,如果说十九大前的反腐风暴是在组织及人事层面解决政坛疾弊,清理出一个相对能确保令行禁止的官员群体,那么十九大后至今一直强调的“政治建设”就是在制度和思想层面进一步落实反腐成果,将对中央权威的服从和敬畏内化为官员的政治自觉,从而真正做到“全党服从中央”,畅达无碍地实现“党政军民学,东西南北中,党是领导一切的”。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苏米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