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修例必须如期完成 港府应该深刻反思

刚刚过去的周末,因为抗议《逃犯条例》修订,香港人又一次走上街头。香港警方估计,高峰期约有24万名抗议者参与,但组织方可能高度夸大的数据表示,此次游行有103万人参加。不管采用哪种数据,这都是近年来香港规模最大的示威游行。尽管在“两制”下的香港,此类游行是为常态,也完全合法,但其能获得如此广泛的社会参与,还是反映出了港人对修例的焦躁不安,也突显出了大众对港府的强烈不满,更使特首林郑月娥面临着政治危机。

作为对引渡法律《逃犯条例》修订的抗议,香港的示威者涌入立法机构的周边道路,以阻止人们进入该机构大楼(图源:Reuters)

修例必须如期完成

即便目前修例现况问题重重,但《逃犯条例》必须要修订成功,这么讲是原因有三。第一,剥除纷乱后审视《逃犯条例》本体,其修订动机无疑就是为了填补香港司法漏洞、彰显司法公义。就这项法律本身的用意而言,相信没有人会认同,任由已承认在台湾行凶的香港杀人犯借助跨境司法漏洞逍遥法外是合乎公义的。稍微理性的港人亦知道,盲目区隔陆港联系,特别是经济和司法联系,既不实际,更非一个现代社会应有的健康心态。鉴于陆港两地的交流日益频密,因此建立更加有效的移交逃犯机制,从而堵塞司法漏洞,完善跨境司法正义,港府寻求的修例工作在原则上无可厚非,及早行动亦属理所当然。而且,目前修例草案早已列明,只涵盖可判处七年或以上监禁的最严重罪行,罪行必须是香港和提出请求的司法管辖区法例内都订明的罪行,并不涉及集会、新闻、言论、学术、出版等自由以及政治罪行,移交前有行政及司法系统的双重把关,也就是说,修例对遵守法律的港人来说,没有任何实质影响。

第二,尽快完成修订《逃犯条例》,是为了令其尽早剥离被外界政治“工具化”的不良趋势。原本事源一桩港人台湾杀人案的《逃犯条例》修订,由于港府未能有效掌握推进过程,风波持续令朝野之间的误会与冲突愈滚愈多,这之中,不少搞事之人更借机生乱,贸易战背景下的美国政府也积极介入,到头来,喧嚣与争吵扭曲了整件事情本身,更令修例初衷被涂抹得面目全非,甚至在这个过程中,这部法律还一定程度地成为了台海两岸政治对抗、中美大国博弈、甚至是东西方意识形态文明较量被用以借题发挥的新工具。

在台湾,《逃犯条例》近期已成岛内政客高调抨击的对象,香港及其所享制度在当下台湾更被高度污名化,任何香港话题都能够轻而易举地被政治炒作、左右舆情,甚至引向蓝绿政治及统独话题,以此作为一些政客主张抗统的政治借口;在美国,特朗普(Donald Trump)针对北京的敌意和其破坏全球化的出格制裁举动,正在令中美这两个最强大的经济体在贸易上加剧针锋相对,而《逃犯条例》正是在这样的博弈背景下,被美国政界拿来操弄外交政治,诸如美国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US China Economic and Security Review Commission)等白宫官员及政治机构甚至公开发表过针对《逃犯条例》的政治攻击及外交威胁言论;而在欧洲,英国、德国、法国、甚至是欧盟此前纷纷就《逃犯条例》,用不同形式表达过外交抗议,在国际社会制造了对中国政府及香港“一国两制”不利的舆论声场。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多维社论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