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进文化】台湾文策院挂牌 文化产业政策仍模糊

2019-06-10 04:44:31

二十年前,台湾是偶像剧王国亦是流行音乐的霸主;但随着两岸影视差距的扩大,东南亚各国的影视兴起,台湾偶像剧、台湾歌手在华语圈的影响力减弱,今年六月台湾“文化内容策进院”宣布挂牌成立,投入台湾行政院“国家发展基金”100亿点火,要助攻台湾的文化内容,台湾文化部长郑丽君希望,5年内要让台湾文化再度成为亚洲潮流。

只是文策院的出现真的有助于打造“台流”吗? 在大笔资金投入、但内部组织章程都还没出台的情况下,各界都雾里看花。许多文化界人士担心文策院出现会对台湾政府的文化治理组织产生影响,或冲击原本的奖补助制度。

多维记者特别专访台湾文化学界、业界人士亦参照英国及韩国的文化内容推进模式发想系列文章,从文策院的出现来盘点台湾的奖补助机制,并来探讨如何健全台湾的文化产业生态系。

此为系列文章的第一篇,梳理文策院的成立以及台湾文化产业的现况。

系列文章二:【钱进文化】文化遇上经济 文策院搅动的一池春水
系列文章三:【钱进文化】打造“台流” 文策院能否满足想象与期待

文策院成立
台湾行政院于当地时间527日核定,台湾文化内容策进院以下简称文策院首任董事长将由台湾文化部次长丁晓菁转任。文策院第一届董事会也于528日组成,台湾文化部长郑丽君表示,文策院以行政法人形式成立,将是共同推动建构台湾文化内容产业生态系最重要的协力伙伴。

郑丽君同时指出,台湾文策院将推动文化内容开发与科技应用、完善文化金融体系、产业人才开发及创新创业、产业产制支持及设施管理、国内外市场及通路拓展、国家文化品牌的国际布局、著作权辅导,以及产业趋势研究等项核心业务。其中,台湾文策院的法源依据《设置条例》也说明,未来将以国家队的概念振兴市场,支持影视、流行音乐、图文出版、数字出版、游戏、时尚设计、艺术支持及文化科技应用等文化内容产业的产制、传播及国际化发展。

回顾2010台湾《文创法》通过后,台湾文建会(文化部前身)便制定《文创院设置条例》草案。当时设定文创院任务角色以调查研究并提供政策建议为主,但法案一读后便卡在院多年,最后无疾而终。2016年台湾文化部在郑丽君主掌后重新规划文策院,并以中介组织创意内容振兴院”(Korean Creative Content AgencyKOCCA打造韩流的经验为榜样,希望将民间资金引入文化内容产业,成立国家队打造台流,并留住台湾的文化人才。

2019台湾文化博览会开幕典礼,今年迈入第九年,参观人数达35万人(图源 :文化部)

文策院折射出文化产业的模糊定位
这项作法虽然对于长期缺乏资金的台湾文化产业在融资来源上有所帮助,却也引起台湾文艺界许多争议。一方有艺术家认为此举将严重排挤纯艺术创作者的补助空间;一方也有文化评论者认为如果文策院团队对于文艺生态与产业之间的关系未有清楚思考,加上未如韩集中抓住重点进行推广,可能最后无助于产业发展;也有评论者认为文策院所带领的国家队”无异于以国家资本主义推动文化政策。

台湾文化界的讨论纷杂,正体现台湾对于文化产业的概念,甚至是文化部执掌的内容仍然模糊,这些问题与概念都需要重新厘清与分层分类。
回顾台湾主管文化的机关文化部的历史来,其前身为1981年成立的行政院文化建设委员会(以下简称文建会),主要负责文化振兴、艺文发展与出版等业务,2012年升格改组为文化部,除了文建会原有业务之外,更整并原行政院新闻局与行政院研究发展考核会的广播电视、电影与出版事务,而组成影视与流行音乐发展司、人文及出版司。这同时也让文化部的业务显得包山包海,同时也易对不同领域的文化内容产生混淆。

大众与纯艺术文化间的平衡
若将文化大致分成两支,一是大众流行文化,流行文化要形成产业意味背后有市场、有商机,并可进入大众、流行的范畴;而另一种则是纯艺术创作,作为文化的顶端观念建构,这个较难以与大众亲近,但可能给予流行文化提供创意元素。

若沿着上述的分类,重新理解台湾文化部的政策内容与台湾现实状况,台湾偏纯艺术的内容,大部分都得仰赖补助,因为其背后的创新性难以快速被普罗阅听众所接收;而大众流行文化则是未来希望透过文策院进行操作,引入更多的民间资金,使之能够真正进入到市场的一环。

不过这样的逻辑概念是否可以平顺运作目前看起来仍是有一段长路必须克服。现阶段会引起文化界心理不平衡的原因在于,对创作者而言,台湾的文化领域分类难以找寻定位,而又该如何评估自身作品的价值对台湾阅听众而言是大众还是小众?而且长期于文化界多有争执的文化与经济的对立也再度浮上台面,文化界可能会问,在经济挂帅的时候,是否对于文化内容的重视度又弱了?

此外,作为握有权力的评委眼光掌握一切,在对文化这个能够容纳多元解释的领域里,能否有资源挹注,其实端看评委的口味与是否具长远的眼光。这或许才是台湾文化界人士心中持续不安来源,甚至格局一直难以开展的原因。

如何健全文化市场
从获利层面而言,不论是制造业还是文化产业都一样,需要有市场的潜能否则人才仍然会自动流动台湾的文化产业市场确实有潜能,如台湾的文化博览会,今年迈入第九年,参观人数达35万人,创造新台币6.5亿1元新台币约合0.03美元)的营收。只是台湾官方如何将这些潜能透过整合与汇聚,由上而下打造良好环境与市场,当然这又牵涉到台湾文化市场的复杂问题。

由于补助的陈疾加上台湾市场过于分散,以及全球化下,市场已经无法仅局限于台湾内部,而是走往全世界,因此台湾的优秀艺术创作与设计人才也纷纷外流,特别是西进中国大陆的市场台湾的创意与艺术生产的细腻度一直具有优势台湾未能留住人才着实可惜,但这就是必须直面的现实挑战

台湾文化部推动文策院企图为文化产业拓展资金来源的决心值得期待,然而这些软实力的打造需要更多开阔的胸襟与视野。台湾文化部必从长规划,除了不落入文化界分大饼的战场,更要在推动大众流行产业与鼓励精致艺术之间寻找平衡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衛木槿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